留言板
给编辑部留言

徐建军
管理邮箱 

留言

请问中央纪委赵乐际书记:湖北省高院李静院长在帮助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中起主要的领导作用的低级的假鉴定骗局如何撑到现在?!鉴于最高法院第四巡回法庭不受理,最高法院的政治生态是清明还是污浊,应该有个说法!请国家信访局领导把持政治定力、纪律定力、道德定力、抵腐定力,及时批转并督办!
湖北高院李静院长根本不敢将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院(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公开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说明了什么?
如果湖北省高院李静院长连虚构鉴定事实捏造鉴定结论的问题都发现不了,深层次的问题何以发现?如果连最容易发现的扬言“专门鉴定属实”的《鉴定结论》法律文书文号究竟是多少湖北省高院敢做而不敢公开且都敢包庇,还有什么不敢包庇的?鉴于没有离开责任担当的权力,所以在一刻不停歇地把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的大环境下考量,湖北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王晋不履行法律监督责任是“法盲”还是猖獗地拉帮结派故意“包庇”?
党中央对理想信念不坚定,对党不忠诚,根本不配当十九大党代表,更不能进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屆中央委员会的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的组织调整是对李鸿忠的及时教育挽救
控告书

——宪法法律神圣不可践踏,李鸿忠、李静无人性、无党性,合伙践踏宪法法律、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谁来管?!一个被上帝遗忘的角落……

尊敬的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王岐山 书 记
尊敬的中华民人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周 强 院 长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 检察长
在不忘初心、砥砺前进的中国共产党诞生九十六周年之际,实名举报人徐建军以维护法律尊严的强烈责任感向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依纪、依党章实名举报中共中央委员、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在深入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指示、暗示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2016年4月22日在第一版刊登“习近平总书记就信访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综合施策,下大气力处理好信访突出问题,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新闻时本应对习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讲话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做到虔诚而执着,至信而深厚不折不扣的贯彻执行。却别有用心的删除砍去了重要指示“综合施策,下大气力”的核心内容,这一合心内容是重要指示的灵魂。并伙同湖北省高级法院院长兼党组书记、二级大法官李静在为党和人民服务的岗位上戴着假面具去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把绵羊逼成狼。无人性、无党性,完全丧失了职业操守和做人的道德底线,涉嫌“合伙故意公然践踏宪法和法律明确规定的‘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的重要法治原则;合伙故意帮助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湖北省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院三级法院极个别无人性、无党性的司法败类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合伙故意帮助隐匿或毁灭证据的司法败类逃避法律处罚;合伙故意帮助他人以‘莫须有’的‘侮辱诽谤’罪名打击报复实名举报人。”使实名举报人至今生活在最低生活线下的死亡线上挣扎。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本着于法周延,于事简便的原则,体现改革精神和法治思维”。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中,严格落实罪刑法定,证据裁判,疑罪从无,程序公正等法治原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事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事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被告人无罪”。要“把对法治的尊崇,对法律的敬畏转化成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是刑事诉讼的任务之一,还实名举报人清白。
实名举报人徐建军提着脑袋和全国人民一道跟着最伟大的、最杰出的、最英明的领袖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不忘初心、砥砺前进!

控告人:徐建军
二O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

附件:1、2017年2月26日《第四次立案查处申请书》;
2、2017年4月3日《献给最敬爱的以习近平为核心领袖的党中央!》。
献给最敬爱的以习近平为核心领袖的党中央!
在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最伟大的、最杰出的、最英明的领袖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国人民从《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看到了全党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下转第五页)
中共中央委员最高法党组第一责任人周強院长;中共中央委员最高检第一责任人曹建明检察长;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湖北省委第一责任人蒋超良书记 。在深入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提高政治站位,強化政治领导,确保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落实到位,坚持和加強党对司法工作的领导,不能态度暧昧,不能动摇基本政治立场,不能为错误言论所左右。必须旗帜鲜明反对和抵制湖北省委、最高法第四巡回法庭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对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湖北省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级法院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完全丧失了职业操守和做人的道德底线,涉嫌“合伙故意公然践踏宪法和法律明确規定的‘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毀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 的重要法治原则;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故意隐匿或毀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处罚;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的犯罪行为。对《湖北日报》2016年4月22日第一版对中央决策部署口是心非,阳奉阴违,合意的执行,不合意的不执行,否定党的领袖的言行,公然挥刀砍向习近平理论这面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人心中的精神旗帜。
第四次立案查处申请书
尊敬的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王岐山书记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最高人民法院:周 強院长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检察长
申请人:徐建军 男 61岁,汉族,湖北省老河口市胜利路39——11号生活资料公司(原日杂公司)一九七二年三月参加工作的职工,现住老河口市酂阳办事处李河村一组22号,身份证号:420620195608010530 联系电话:15571057985
被申请单位:湖北老河口市法院、湖北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级法院、湖北省检察院、湖北省委。
请求事项:
请求湖北省委第一责任人蒋超良书记加强党的领导敦促湖北日报社在《湖北日报》第一版公开报道向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人道歉、忏悔,承认2016年4月22日《湖北日报》第一版在刊登“习近平总书记就信访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调要综合施策,下大气力处理好信访突出问题,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新闻时,在中共中央委员、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指示、暗示下,别有用心的删除砍去了重要指示“综合施策,下大气力”的核心內容,这一核心内容是重要指示的灵魂(详见2016年5月23日《再次立案査处申请书》2016年9月7日《第三次立案查处申请书》)。党中央对理想信念不坚定,对党不忠诚,根本不配当十九大党代表,更不能进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屆中央委员会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的组织调整是对李鸿忠的教育挽救。
请求最高法院第四巡回法庭加強党的领导,依法对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湖北省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级法院共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公然合伙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故意隐匿或毁灭对该原始发票的侦察线索,选择性办案,钓鱼式执法,滥用职权,枉法裁判,适用法律釆用双重标准;公然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处罚;公然合伙故意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等违法犯罪行为依法查处 。依法撤销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湖北省襄阳市中院(84)樊法刑二上字第146号刑亊裁定书,湖北省襄樊市中级法院(1999)襄中刑监字第2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湖北省襄樊市中级法院(2004)襄中刑申字第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湖北省高级法院 鄂法(83)刑二申字第24号通知,湖北省高级法院(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等裁判法律文书;对实名控告人徐建军依法宣告无罪;并依法保护实名控告人的合法权益 。
亊实与理由:
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中囯共产党的杰出领袖、一代伟人习近平总书记的一系列治国理论出现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历史环境中,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和认知基础,立意高远,内涵丰富,直面现实,充满自信,蕴含着质朴真挚的为民情怀,许党许国的担当精神,具有深刻思想性和強烈感染力。在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人心中是湖北省委李鸿忠书记永远砍不倒的一面精神旗帜。
根据1979年《刑诉法》第三十四条第三款和2013年施行的《刑诉法》第五十二条第四款:“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 依据2013年施行的《刑诉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二、三、四、五款之规定,特别是“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亊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 这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七十六条強调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一)原判决、裁定生效后新发现的证据;(二) 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未予收集的证据;(三)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的证据。而申请人徐建军提供的“新的证据”并不是原判决、裁定生效后新发现的证据,而是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申请人在1981年7月9日《控告书》中强烈质疑 “0087048号发票到哪里去了???” “0087048号发票为什么失踪?这不是别有用心的故意吗?” “难道正直的人们不问0087048号发票到哪里去了吗?隐匿或毁灭了证据。” “4184410号支票又是怎么一回亊???” “白莲营业所银行支票号4184410是怎样一回事?隐瞒亊实真相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啊!”在法庭上申请人检举了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故意隐匿或毁灭。但老河口市检察院相关人员未予收集的证据和原判决. 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的证据 。
1. 老河口市法院刑二庭法官祝明义对实名控告老河口市法院刑二庭庭长刘忠勇 “吃喝卖法、枉法裁判 ”;对实名控告襄阳市中院审判员张万富、副院长郑国光 “枉法裁判”刑事案件的受理违反管辖规定。在一九八四年八月十四日老河口市法院开庭前,集侦查、收审、逮捕、审查起诉. 最后祝不知主动回避,又出任审判长,主持本案的庭审 判决于一体,徇私枉法, 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甚至违法先入为主,“高俅审林冲” 式的办案方法: 在老河口市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中竭力歪曲亊实真相,故意私存、扣压、隐匿或毁灭实名控吿线索;故意把1981年7月9日《控告书》别有用心的篡改为“遂从一九八一年八月”,“徐建军自一九八一年八月以来”。故意帮助涉案人毁灭、伪造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这一重要情节表明:祝明义故意隐瞒遗漏控告人1981年7月9日《控吿书》,1984年8月14日法庭《检举》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主要证据故意隐匿或毁灭重要情节,合伙故意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导致(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事判决实属徇私枉法, 故意违背事实,滥用职权,枉法裁判且已造成严重后果。
2. 为故意掩盖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故意隐匿或毁灭的始作俑者杨元庆开脱罪责。杨元庆在果品酱园加工厂当会计时,多次盗窃加工厂面粉.、香油、白糖深夜用板车拉回家。令人发指的是在取走候德朝的收砖证明材料,杨于1976年元月25日并附有《调查说明》材料,“候德朝收砖是属真情况”。但在三天后的1976年元月29日的《调查报告》则是“特别是9519块收砖人候德朝至今不知此人是哪一个” 。(详见1981年7月9日申请人的《控告书》)。为其开脱罪责,对申请人自1981年7月9日起至1983年10月1日向党掏心见胆。呈上<<控告书>>五篇;<<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公开信>>四篇;<<致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四篇;<<致六届人大全体代表>>一篇;针对湖北省高院<83>刑二申字第24号通知, 向中央首长谈了<<我的一点想法>>一篇等诉讼材料。应当依照法定程序收集、审查、核实, 认定证据。司法败类祝明义故意用毁弃、 篡改、 隐匿.、伪造等卑鄙手段,依法应当调查收集相关证据而不收集; 依据未经法定程序调查质证的证据定案。故意不让劣迹斑斑旳涉案人杨元庆出庭对貭 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是遗失?还是故意隐匿或毁灭证据的犯罪行为进行质证 。对申请人的当庭检举:依法应当调查收集。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故意隐匿或毁灭而不收集 。涉案人杨元庆不到庭,现场目击证人陈国英没到庭,一审老河口市法院祝明义是怎样质证的?二审襄阳中院法官王治臣又是怎样核实申请人上诉状《检举》? ?省高院是怎么复核的???
3. 涉案人为老河口市法院刑二庭庭长刘忠勇扭捏作态拒不到庭,究竟害怕啥?!1981年7月9日《控告书》申请人向刘忠勇提供的杨元庆隐匿下的证据17页,还把再三提醒并用挂号寄去证明候德朝收砖属实的证据和调查的线索与方法视而不见,当耳旁风听而不闻,我行我素,“收砖人候德朝查无此人”。申请人当庭检举:刘忠勇吃喝卖法,枉法裁判。1979年8月28日结论为“候德朝查无此人”。1983年12月20日,刘忠勇违规违法查抄控告人家,抢走控告刘忠勇等违法犯罪行为的证据一捆不留清单,至今没要回来 。一审庭审祝明义又是怎样质证的?二审王治臣又是怎么核实申请人对涉案人刘忠勇法庭《检举》二审上诉状《检举》??省高院是怎么复核的???
4. 涉案人为襄阳市中院审判员张万富扭捏作态拒不到庭。究竟害怕啥?!1980年11月7日,给张万富提供了各种事实 . 线索 . 请求调査。张经过第一遍调查证实:“你们提供的情况比较真实,我们也发现了有矛盾,但还没有确凿证据。” 为慎重起见,1980年12月29日给张送去杨隐匿的真凭实据123页。张表态:“很好,我正需要这些材料,这次把证据材料都拿到省公安厅鉴定,只要取得确凿的证据,不论涉及到谁都要搞。”(详见1981年7月9日《控吿书》)。张万富不到庭,一审庭审是怎样质证的?二审又是怎样核实的??省高院又是怎样复核的???
5. 涉案人为襄阳市中院副院长郑国光扭捏作态拒不到庭。究竟害怕啥?!申请人1983年3月24日(《控告书》续五),法庭检举郑国光1982年4月9日中午吃喝有甜酒. 大曲白酒为何在白莲供销社财务上报销? 郑国光1982年4月9日宣布的“经省公安厅鉴定:伪造证据是实。”0087048号原始发票是张万富拿到省公安厅鉴定的?还是郑国光拿到省公安厅鉴定的?专门鉴定字迹的机构名称?鉴定人和鉴定法律文书的文号??字迹是谁的???这些都应在法庭上质证的事实证据。涉案人郑国光不到庭,一审庭审是怎样质证的?二审上诉状《检举》又是怎样核实的??省高院是怎么复核的???
6. 襄阳中院二审法官王治臣,对申请人提供的1981年7月9日《控吿书》、1984年8月14日法庭《检举》、1984年8月27日二审上诉状《检举》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主要证据故意隐匿和毁灭重要情节,故意淹灭,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制裁,合伙故意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徐建军,在(84)樊法刑二上字第146号刑事裁定书中故意歪曲、隐瞞亊实真象,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故意隐匿或毁灭,故意枉法裁判。
7. “省高院调卷审理”。就应当全面审查案卷, 核实证据, 査清亊实,省高院李静院长大白天说梦话: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原件在卷没有?4184410支票原件在卷没有?取走该支票现金的原件在卷没有?省高院鄂法(83) 刑二申字第24号通知扬言“专门鉴定属实”的鉴定原件在卷没有?文号多少?这些应在卷而没在卷,应质证而没质证的证据,湖北省高院对控告人徐建军的控告一案依据什么审查的?依据什么复核的??这不是李静院长在说鬼话吗???
8. 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院(2015) 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应当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亊实,证据,适用法律进行全面审查, 重点审查有争议的案件亊实,证据,和法律适用问题,通篇不提申请人为之追求一生,控告湖北省三级法院司法腐败的黑幕在1981年7月9日的《控告书》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是遗失还是故意毁灭? 是遗漏还是故意隐匿? 为什么依法应当调查收集相关证据而故意不收集?不提专门鉴定字迹旳机构名称、 鉴定人、鉴定法律文书的文号,在第三页第四自然段第二行 “并经一审庭审质证, 二审核实, 本院复核 ” , 湖北高院李静院长兼党组书记完全丧失了职业操守和做人的道德底线.。(2015) 鄂法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让司法败类祝明义、王治臣合伙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 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打击报复无辜的实名控告人徐建军. 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制裁的违法犯罪行为成为合法化。
湖北老河口市法院、襄阳市中院、省高院三級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 祝明义、王治臣、李静,本应依法对申请人1981年7月9日的 <<控告书>> 、1984年8月14日的法庭<<检举>>、1984年8月27日的二审上诉状<<检举>>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故意隐匿或毁灭,一审庭审质证, 二审核实, 高院复核, 查清事实, 伸张正义, 还申请人一个清白。在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故意隐匿或毀灭,4184410支票早被取走现金, 就在真相大白天下时, 司法败类祝明义、王治臣、李静故意枉法追诉无罪的人, 故意压案不查, 瞒案不报,故意为杨元庆、 刘忠勇 、张万富 、郑国光开脱罪责,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制裁,特别可恶的是故意在判决,裁定法律文书中故意回避、隐瞒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 故意隐匿或毁灭这一重要情节, 故意用 “莫须有”的 “侮辱诽谤”罪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并造成了严重后果。
9. 2016年11月11日17:05,实名控吿人接到02767888412自称是湖北省检察院检察官电话通知要求,控吿人即予2016年11月13日上午11:30分左右,在湖北省老河口市胜利路邮政局用国内标准快递1087333654620向湖北省检察院控申处王处长寄去了 1.身份证复印件; 2.2016年11月11日向湖北省检察院《立案查处申请书》三份; 3.2016年9月7日《第三次立案査处申请书》; 4. 2016年7月15日致中央巡视组公开信; 5. 2016年3月30日《立案査处申请书》; 6. 2016年5月23日《再次立案査处申请书》; 7. 1981年7月9日《控吿书》; 8. 1984年8月14日《法庭检举》; 9. 1984年8月27日《二审上诉检举》; 10. 2015年10月11日《控告书》; 11. 2015年11月18日《控吿书》; 12. 2016年2月20日《控告书》; 13. 1984年8月14日老河口市法院(84)第5号刑亊判决书; 14. 1984年12月13日襄阳市中院(84)第146号刑亊裁定书 ;15. 1983年8月13日湖北省高院(83)第24)号通知 ; 16. 2015年7月18日省高院(2015)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17. 2016年6月27日襄阳市检察院刑申审通(2016)18号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 。并在“控吿人徐建军控告信访申请《立案査处》材料清单”备注栏说明: 2016年3月30日《立案査处申请书》与2016年5月23日《再次立案査处申请书》页面背靠背;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院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与2015年10月11日《控吿书》页面为同一页面。共计材料20份,44页,92面 。发出后至今近四个月如泥牛如海,没有音讯 。
10. 2017年2月7日18:48分,接01067551907自称是北京最高法院的电话通知:把判决、裁定等法律裁判文书都拿齐,到郑州找最高法第四巡回法庭开庭审理控吿一案 。2017年2月13日早七时在最高法院第四巡回法庭门前排队接访,9时20分许登记接待填好“请于2017年2月22日到最高法院第四巡回法庭来访”拿到预约单后回家。2017年2月22日第二次到郑州最高法院第四巡回法庭6号刑亊接待室,在把判决、裁定、驳回申诉通知书交到接访法官手里同时本人陈述到:我接到最高法院通知,到最高法院第四巡回法庭要求开庭审理依法撤消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湖北省襄阳市中院(84)樊法刑二上字第146号刑亊裁定书;湖北省襄阳市中院(1999)襄中刑监字第2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湖北省襄阳市(2004)襄中刑申字第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湖北省高级法院(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等违法裁判法律文书,对实名控告人徐建军依法宣告无罪,并依法保护实名控告人的合法权益 。法官手拿着判决书、裁定书、驳回申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说:“我们认为这些判决、裁定、驳回法律文书是没有错的,你提出的控告只是你本人的看法,我们不这样看 。”“我就是控吿判决丶裁定丶驳回申诉通知书所判定的事实是虚假的、捏造的,湖北老河口市法院、湖北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院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完全丧失了职业操守和做人的道德底线,公然合伙践踏宪法法律明确规定的‘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毀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的重要法治原则;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处罚;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的犯罪亊实,并把所有材料证据都带来了,要在法庭上指控这些司法败类的违法犯罪行为 。“我们没有接到最高法的通知,你的案子立不了案,你带来的材料我们不接收。”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法规制度执行情况纳入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检査考核和党政领导干部述职述廉范围,通过严肃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领导责任,让法规制度的力量在反腐倡廉建设中得到充分释放。有案必查,有腐必惩,让腐败分子在党内没有任何藏身之地 。坚决纠正和查处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党组,不按法律規定的程序办案,失职渎职,说一套做一套,最终损坏党的形象,破坏党的团结统一,法律的权威来自严格的执行 。
. 为此: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二款规定: “原判决、裁定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经审理亊实已经查清的,应当根据查清的事实依法裁判,亊实仍无法查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撤销原判决、裁定、判决宣告控告人无罪 。” 还申请人实名控告人清白。
此致
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囯 最 高人民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 徐建军
二0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
附件: 1. 一九八一年七月九日<<控告书>>;
2. 一九八四年八月十四日法庭<<检举>>;
3. 一九八四年八月二十七日二审上诉状<<检举>>;
4. 1984年8月20日老河口市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 ;
5. 1984年12月23日襄阳市中院<84>樊法刑二字第146号裁定书 ;
6. 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院<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7. 身份证复印件。
(上接第一页)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人民咀嚼坚定不移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继续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共同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确保党团结带领人民不断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的憧憬中渴望落地生根。
哪里问题最严重,就要在哪里下猛药。为深入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实名控告人徐建军负责地向党中央检举:中共中央委员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与湖北省高级法院院长兼党组书记、二级大法官李静理想信念不坚定,对党不忠诚,严重侵蚀党的思想道德基础,严重破坏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严重损害党内政治生态和党的形象,严重影响党和人民事业发展;故意合伙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口是心非、阳奉阴违,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欺骗组织、对抗组织。李鸿忠故意纵容、唆使、暗示或强迫下级弄虚作假、隐瞒实情,在《湖北日报》2016年4月22日刊登“习近平总书记就信访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综合施策,下大气力处理好信访突出问题,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新闻时,故意歪曲、丑化、否定党的领袖的言行(详见2016年5月23日《再次立案查处申请书》2016年9月7日《第三次立案查处申请书》2017年2月26日《第四次立案查处申请书》)与湖北省高级法院李静院长兼党组书记、二级大法官涉嫌“合伙故意公然践踏宪法法律明确规定的‘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的重要法治原则;合伙故意帮助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湖北省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完全丧失了职业操守和做人的道德底线,故意帮助他人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处罚;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的犯罪行为至今得不到纠正。
实名控告人徐建军时刻准备着与中共中央委员原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湖北省高级法院院长兼党组书记、二级大法官李静在最高人民法院第四巡回法庭就所举报的事实对搏公堂。
实名举报人:徐建军
二O一七年四月三日
附件:2017年2月26日《第四次立案查处申请书》。
  留言时间: 2018/3/11 18:47:03

徐建军
管理邮箱 

留言

一个思想上早已在党的中国共产党员实名控告人徐建军请求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六中全会会议审议: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四条“对于严重违反党纪,本身又不能纠正的党组织领导机构,应当予以改组”之规定。建议改组湖北省委党组,追究中共中央委员湖北省委常委、党组书记李鸿忠的主要领导责任和法律监督责任。


第三次立案查处申请书


尊敬的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王歧山书记: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曹建明检察长:



中共中央委员、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李鸿忠所把持的湖北省委常委党组本应带领常委(党组)一班人“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更好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遵循“坚持党的领导,保证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贯彻落实;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依据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开展工作,落实党组管党治党责任;坚持民主集中制,确保党组的活力和党的团结统一;坚持党组发挥领导核心作用与本单位领导班子依法依章程履行职责相统一,把党的主张通过法定、民主程序转化为本单位领导班子的决定”的原则。却失职失责不能带领“党组应当认真履行政治领导责任,做好理论武装和思想政治工作,负责学习、宣传、贯彻执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贯彻落实党中央和上级党组织的决策部署,发挥好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的重要作用。”对习近平总书记为党员干部划出的不可逾越的四条底线当作耳旁风熟视无睹,肆意妄为。在深入开展“两学一做” 学习教育中,指使、暗示湖北省党报在刊登习近平总书记就信访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強调“要综合施策,下大气力处理好信访突出问题,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时却别有用心的故意砍去了“综合施策,下大气力”对信访重大工作任务部署的核心内容。(详见2016年4月22日《湖北日报》第一版)。公然故意损毁习近平为核心领袖的党中央权威。习近平总书记理论是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人在新的长征路上的一面精神旗帜。人民深切感受到习近平理论是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领袖的党中央一班人带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走出“亡党亡国”边缘的指导思想。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指导思想。人民对今天的大好形势增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的认识。更加自觉地用热血和生命誓死保卫习近平理论这面人民心中的精神旗帜,决不允许李鸿忠为书记的党组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任何借口砍掉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人心中的这面精神旗帜。决不允许李鸿忠为书记的党组公开包庇纵容湖北省高院、湖北省检察院对符合政策及法律法规的人民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消极应对,推诿扯皮,弄虚作假,欺上瞞下。决不允许李鸿忠为书记的党组公开包庇、纵容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湖北省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院共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完全丧失了职业操守和做人的道德底线,公然践踏法律明确规定的“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 ”的重要法治原则;公然合伙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公然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公然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





2016年7月5日下午3:50时许,在老河口市胜利路邮政支局向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叶靑纯组长用特快专递寄发了实名控告人徐建军控告上访申请《立案查处》材料清单, 具体材料为: 1、1981年7月9日《控吿书》——0087048发票到哪里去了??? 4184410支票又是怎样一回亊??? ; 2、1984年8月14日《法庭检举》; 3、1984年8月27日二审上诉状《检举》; 4、2015年10月11日《控吿书》; 5、 2015年11月18日《控告书》; 6、2016年2月20日《控告书》; 7、 2016年3月30日《立案査处申请书》; 8、 2016年5月23日《再次立案査处申请书》 ; 9、 2016年2月26日实名控告人徐建军进京控吿上访寻找党的组织落实“三严三实”《申请报告书》 ; 10、1984年8月20日老河口市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 11、 1984年12月13日襄阳市中院(84) 樊法刑二上字第146号刑亊裁定书; 12、 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院(2015) 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13、实名控告人徐建军本人身份证复印件。2016年7月15日16:00时许第二次用邮政特快专递寄去了“致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的一封公开信《控告书》”。2016年8月11日上午9时许又在老河口市胜利路邮政支局用特快专递向湖北省委第十一巡视组在省法院开展巡视的张金良组长寄去了上述同样材料一套包括致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的一封公开信《控告书》。尽管2016年7月26日省委第十一巡视组在省法院召开巡视工作动员会上, 省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李静表态: 要以巡视监督为契机, 对巡视中发现的问题诚恳接受, 深入剖析, 认真处理, 着力解决;对巡视组交办的信访件及时研究, 妥善处理; 对巡视组提出的整改意见立行立改, 快改真改。然而在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湖北省委第十一巡视组巡视后的今天(9月7日)。“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湖北省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院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 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 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至今没有纠正,实名控告人徐建军至今还没有平反、昭雪, 依法宣判实名控告人无罪。是中央第三巡视组、湖北省委第十一巡视组搞无原则一团和气, 没有如实向中央纪委和政治局常委报告巡视情况, 故意隐瞒、歪曲对应当发现的“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故意隐匿或毁灭” 是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 湖北省襄阳市中院, 湖北省高院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为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处罚,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而故意没有发现?还是湖北省高院党组书记、院长李静在省委李鸿忠书记的指使、暗示下故意隐瞞不报“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湖北省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院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 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处罚; 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 的违法犯罪行为。或者向巡视组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亊实; 拒绝或者不按照要求向巡视组提供对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字迹鉴定法律文书的文号, 鉴定人、鉴定机构等相关文件材料。



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中国共产党的杰出领袖习主席教导我们说: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依法办亊,带头遵守法律,牢固确立法律红线不能触碰,法律底线不能逾越的观念,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该自己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实名控告人决心同中国人民一道提着脑袋跟着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领袖的党中央走!永远不回头!

此致

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法、最高检



请 中共湖北老河口市纪委书记黄光強 转中共湖北襄阳市纪委书记王铭德 中共湖北省纪委书记候长安



请 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庄和平院长 转湖北襄阳市中院王秋隆院长 湖北高院李静院长



请 湖北省老河口市检察院王天稚检察长 转湖北襄阳市检察院常本勇检察长 湖北省检察院王晋检察长





申请人:徐建军



二0一六年九月七日

联系手机:+86 15571057985 身份证号: 420620195608010530

详细通讯地址:中国(P.R.C)湖北省襄阳市老河口市酂阳办亊处李河村一组22号

附件:1、1981年7月9日《控吿书》——0087048发票到哪里去了???4184410支票又是怎样一回亊???

2、1984年8月14日《法庭检举》;

3、1984年8月27日《二审上诉检举》;

4、2015年10月11日《控吿书》;

5、2015年11月18日《控吿书》;

6、2016年2月20日《控告书》;

7、2016年3月30日《立案查处申请书》;

8、2016年5月23日《再次立案查处申请书》;

9、2016年7月15日致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的一封公开信《控告书》;

10、1984年8月20日老河口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

11、1984年12月13日襄阳市中院(84)樊法刑二上字第146号刑亊裁定书;

12、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院(2015) 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

13、实名控告人徐建军本人身份证复印件。
  留言时间: 2016/12/8 12:05:46

徐建军
管理邮箱 

留言

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民得解放!
哪里人民没解放,哪里没有共产党!
致 中 共 中 央 第 三 巡 视 组 组 长 叶 青 纯 的 一 封 公 开 信
控 告 书
——渎职入刑,挡不住湖北“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事件频发?再次对“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呼吁重新鉴定的申请!请中外媒体记者针对玷污法律的湖北省高院的犯罪嫌疑人李静院长为首的一小撮司法败类刻意制造所谓的“专门鉴定属实”的伪证将事实不清缺乏证据的疑罪“坐实”已构成“帮助犯罪分子——冤案始作俑者杨元庆涉嫌‘故意隐匿或毁灭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逃避处罚罪”!呼吁最高检、湖北省检察院按“有案必立”的规定及时接受实名控告人徐建军《立案查处申请书》!湖北省检察院故意用不履行法定职责、襄阳市检察院故意用越权违法履行法定职责甚至信口雌黄、颠倒黑白的手段来包裹自己的罪恶,或是洗刷自己的罪恶,或是为别人的罪恶洗地、长期包庇、纵容,这其中蕴含的信息是,在湖北,故意隐匿或毁灭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原始发票后自有中级法院甚至高级法院的所谓领导会想千方、设百计虚构鉴定事实,进而捏造所谓的“专门鉴定属实”的伪证,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路径”非常清楚,这显示,这起事件很可能并非个案。要调查清楚这起事件,不能就由当地的有关部门组织调查,其独立性和公信力都让人怀疑,而应该由上一级检察机构和纪检监察机关组成独立的调查组时刻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按一案“双查”、一案“三查”的办案模式进行调查,才能彻查,进而铲除故意隐匿或毁灭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原始发票、假鉴定结论屡禁不止的利益链和土壤。相信在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政治局常委一班人的英明领导下纠正冤假错案路途不会太长!
尊敬的十八届中央第十轮巡视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收转:
尊敬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尊敬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尊敬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尊敬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办公室主任丁薛祥: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2016年6月30日至8月30日,您作为组长的十八届中央第十轮巡视中央第三巡视组将对湖北省开展为期二个月的巡视“回头看”。尽管您为人低调稳重,作风务实,但您主持的北京市纪委工作却很有硬度,仅去年一年就查办了刘志、安家盛、汪良、乔瑞、陆海军等局级领导干部严重违纪案。相信您及中央第三巡视组副组长刘维佳、伏宁、刘长楼针对省检察院检察长王晋把持的省检察院党组软弱涣散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致使主体责任不落实、党员队伍管理松散;针对省高级法院院长李静把持的省高院党组软弱涣散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致使主体责任不落实、党员队伍管理松散;针对省委书记李鸿忠把持的湖北省委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致使党的领导弱化,违反政治纪律问题严重等问题巡视“回头看”不是“回眸一笑”,而是“回马枪”,发现问题、枪枪都往要害上招呼,从而形成震慑。鉴于省检察院检察长王晋、省高级法院院长李静隐瞒不报或故意提供虚假案情;拒绝或不按要求提供相关文件材料;鉴于省委书记李鸿忠暗示、指使、强令有关单位或人员干扰、阻挠巡视“回头看”工作;无正当理由拒不纠正存在问题或不按要求及时整改。鉴于鸿忠、李静、王晋对抗调查,妄图瞒天过海,放弃了主动说清机会,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使您这次在湖北巡视“回头看”的政治巡视定位更加精准!请率先到省检察院找检察长王晋,针对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级法院(2015)鄂法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结合实名控告人徐建军的《控吿书》,特别是2016年3月30日专门对最高检、最高法、省检察院写的《立案查处申请书》进行刑事审查之后,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等事实真相之类的新证据能否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审判人员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等违法行为譬如司法败类祝明义、王治臣私自扣压控告、检举材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情节严重,按《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该不该作组织处理???涉嫌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的犯罪行为是否应按渎职定罪量刑?!王晋作为与省高院同级的检察院理应依法出具抗诉或者再审检察建议却履职不认真,长期不办案故意推给无权处理的襄阳市检察院,是对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犯罪行为的放纵。党员队伍管理如此松散、主体责任根本不落实的真实情况和材料,奉劝王晋按《中国共产党巡视条例》如实提供给中央第三巡视组;鉴于省高院李静在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级法院(2015)鄂法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襄阳市检察院常本勇在2016年6月27日襄检刑申审通(2016)第18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均提到:湖北省高院于1983年8月13日以鄂法(83)刑二申字第24号通知!为公平、公正和公开,请叶青纯到省高院找李静如实提供该《通知》,让省高院李静和襄阳市检察院常本勇共同指着鄂法(83)刑二申字第24号通知第二自然段第四行第15个字开始、省高院司法败类扬言“经认真核实和专门鉴定属实”!李、常共同读三遍以加深印象!此时此刻组长叶青纯、副组长刘维佳、伏宁、刘长楼要求省高院李静提供针对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进行“专门鉴定属实”的鉴定法律文书和鉴定文号是理所当然吧?!请媒体记者和十八届中央第十轮巡视中央第三巡视组领导看省高级法院院长李静是如何支支吾吾借之做些小动作来恶心她自己!虽然常本勇在2016年6月27日出台的襄检刑申审通(2016)第18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是不合法的裁决不过是废纸一张,但该通知书在第二自然段第三行第7个字开始欺瞒组织谎报案情“……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错误为由,”事实是:实名控告人徐建军2016年3月30日专门对最高检、最高法、省检察院写的《立案查处申请书》是以“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为由”,况且审判人员在审判中还具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等违法行为。所以请叶青纯质问鸿忠、李静、王晋和常本勇:谁能打保票说0087048号原始发票现身后,若鉴定是卖砖人所开发票。所造成的法律后果、社会效果和政治影响谁负责???敢不敢“赌乌纱”用辞职以谢天下?!要以中央第三巡视组对湖北开展巡视“回头看”为契机,自觉接受和配合巡视的过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闻过则喜”,知过能改就是好同志。首先要把自己摆进去,进行深刻反省:作为一名中共党员,对照党章党规党纪,是否尽到了党员应尽的政治责任?!紧密结合“两学一做”学习教育,进一步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拧紧理想信念这个“总开关”,牢记宗旨、不忘初心,坚守共产党人的价值取向,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至于说:针对省委书记李鸿忠把持的湖北省委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致使党的领导弱化,违反政治纪律问题严重等问题。请叶青纯到省委办公厅索要2016年4月22日《湖北日报》并仔细观察第一版报眼,就能发现端倪。为此,从以下三个方面深刻剖析,在不忘初心中行稳致远、开辟未来。预祝叶青纯担任组长的中央第三巡视组在巡视“回马枪”这一“政治大考”中,扛起干在实处走在前列的责任担当。
一、以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为由,呼吁最高检、湖北省检察院按“有案必立”的规定及时接受实名控告人徐建军《立案查处申请书》!新证据明摆着、《纪律处分条例》明摆在那里!省高院李静、省检察院王晋掂量仔细
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履职尽责是关键。襄阳市检察院常本勇面对同级法院即襄阳中院出具的(1999)襄中刑监字第25号驳回申诉通知、(2004)襄中刑申字第5号驳回申诉通知,实名控告人徐建军都及时找到襄阳市检察院提出对“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呼吁重新鉴定的申请并请襄阳市检察院依法出具抗诉或者再审检察建议!襄阳市检察院相关机构和相关人员态度恶劣不仅不接受,而且还拒绝监督。蹊跷的是:2016年6月27日16时24分突然接到湖北襄阳市检察院号码为0710—3562000的电话通知:你向省检察院寄的《立案查处申请书》,省检察院已转到襄阳市检察院,你应写一个申请抗诉书和身份证复印件送到我院。因为在3月29日,湖北省检察机关公诉暨刑事审判监督工作会议上刑事审判监督处处长徐国华强调,要紧紧围绕“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检察中心工作,以刑事抗诉为中心,以全面履行刑事审判监督职能为主线,以强化队伍建设为根本,着力保持监督力度,提供监督质量,提升监督效果。可是省检察院检察长王晋只想当官不想干事,只想揽权不想担责,只想出彩不想出力,原本针对同级法院即省高院(2015)鄂法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须同级检察院即省检察院依法出具抗诉或者再审检察建议,王晋就是不作为、“慢作为”并对自己顶风违纪、明知故犯的行为缺乏清醒的认识与端正的态度。当得知十八届中央第十轮巡视将对湖北省开展巡视“回头看”时,王晋便“乱作为”。故意将原本收到的实名控告人徐建军寄的《立案查处申请书》,应由省检察院依法出具抗诉或者再审检察建议,却故意违法转到无权处理的襄阳市检察院。同月28日9时许,襄阳市检察院接待厅,实名控告人徐建军先自我介绍,同时拿出了2016年3月30日《立案查处申请书》、2016年5月23日《立案查处申请书》、2016年6月27日《刑事抗诉请求书》及身份证复印件。接待检察官看了材料后,要求在身份证复印件上签名,同时说:“你没在老河口住吗?”“在老河口住,我是早上5点起床乘车来的。”“你在家里等着,有事我们会跟你电话联系。没事,3个月后你可以来问是啥情况。没事了。多年来都是压下面解决问题,你回家等通知。”出乎意料的是:2016年7月8日9时许收到赵啸天恰巧是中央第三巡视组进驻湖北后的7月5日从襄阳市检察院寄出内装署上日期是2016年6月27日的襄检刑申审通(2016)第18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效率惊人:说是3个月后,却是十天左右。而且署上日期是经电话告知,向省检察院寄的《立案查处申请书》,省检察院已转到襄阳市检察院的同一天。忙中难免出错且漏洞百出,同级法院即襄阳中院出具的(1999)襄中刑监字第25号驳回申诉通知、(2004)襄中刑申字第5号驳回申诉通知,是否客观存在?若客观存在,襄阳市检察院对此是什么态度,该处理为什么不处理?!湖北省高级法院(2015)鄂法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是否客观存在?若客观存在,襄阳市检察院是与湖北省高院同级的检察院吗?有权处理吗?所以,常本勇干脆欺瞒组织谎报案情甚至向组织隐瞒这三份通知。本勇检察长在襄检刑申审通(2016)第18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第三页第二自然段第九行第二个字开始欺瞒组织谎报案情:“各级政法机关和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多次给其做思想工作”!请常本勇将这些人说具体并列个清单。实名控告人徐建军将一一质问他们:谁能保证0087048号原始发票现身后,不是卖砖人所开???明明实名控告人徐建军“以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为由”却被襄阳市检察院极个别司法败类篡改为“以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错误为由”。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依据2014年4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的《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原处理决定、判决、裁定是否有错误可能,应当从以下方面进行审查:申诉人是否提出了可能改变原处理结论的新的事实或者证据;第八款办案人员在办理该案件过程中是否存在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第九款原处理决定、判决、裁定是否存在其他错误等三个方面是否进行了审查均没在襄检刑申审通(2016)第18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中体现出来!因为假如如实写上对足以改变原处理决定、判决、裁定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等事实真相”等新证据进行了审查,就要制作刑事申诉提请立案复查报告,提出立案复查意见;假如真是上级检察院即省检察院或者本院检察长交办的则应当按照第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应当经部门负责人或者检察长批准后立案复查。如此说来,是本勇检察长的主体责任不落实。正如2016年7月5日《襄阳日报》标题为《让党内监督不留空白》一文中披露:襄阳市委副书记、市长秦军指出,“‘中梗阻’、‘小鬼难缠’等问题在我市也不同程度存在。“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等事实真相”等新证据明摆着!《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七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对控告人打击报复的,依照前款规定从重或加重处分;第一百零八条第一、二、四款之规定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未有“欺骗组织”的直接表述。但第五十七条列举了对抗组织审查的5种行为,其中包括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海内外媒体记者和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副组长刘维佳、伏宁、刘长楼纳闷:为什么湖北鸿忠、李静、王晋、常本勇至今对“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呼吁重新鉴定的申请并对“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等事实真相”等新证据是否属实的答复羞羞答答、遮遮盖盖?
二、省检察院王晋放着明显的案情漏洞不去理会,无视几乎整个社会的围观和关注,任由虚构鉴定事实、捏造鉴定结论沿着既有的轨道往前推进!可以说,正是湖北方面的各种人为因素,最高法、最高检应指定省院进行异地复查!
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核心在党委,关键靠担当,要害在问责。从鸿忠、王晋、常本勇、李静躲闪甚至刻意回避“谁能保证0087048号原始发票现身后,经鉴定不是卖砖人所开的发票”的质疑!看鸿忠、王晋、常本勇、李静是如何将党员队伍管理松散、党组软弱涣散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致使主体责任不落实的。依据自2015年8月3日施行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隐瞒不报…”“拒绝…向巡视组提供相关文件材料的”情形,巡视组视情节轻重,对该地区(单位)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纪律处分;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的承诺。让叶青纯和媒体记者打开老河口市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卷宗看司法败类祝明义撰写的1984年6月6日的《法院提起公诉书》即卷宗材料第59页第一面第三自然段第二行:“…自一九八一年七月以来…”和第60页第二面第三自然段第一行:“…从一九八一年七月以来…”的字样。同时打开老河口市检察院(84)河检诉字第77号卷宗发现司法败类祝明义是在1984年7月18日而不是法院存档的6月6日撰写的《法院提起公诉书》!同一个案件却存在两份日期不同并分别保存在法院、检察院的《法院提起公诉书》也即“一案双书”,使叶青纯很是惊讶。再对照内容却发现1984年7月18日的《法院提起公诉书》显示:“…自一九八一年七月以来…”的字样立马换成“…自一九八一年八月…”仅仅是将实名控告人徐建军的提出控告的时间从一九八一年七月改为“一九八一年八月”。海内外媒体记者和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副组长刘维佳、伏宁、刘长楼得到这两份日期不同的《法院提起公诉书》都是真实文件的肯定答复后,组长叶青纯凭着多年的北京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的职业敏感发现:司法败类祝明义私自扣压了实名控告人徐建军在一九八一年七月九日的《控告书》并请媒体记者注意该文的副标题“0087048发票到哪里去了???4184410支票又是怎样一回事???,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情节严重,按《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该作组织处理!!!组长叶青纯又打开省高院2015年7月18日作出的(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看第二页第一行“自1981年7月起…”的字样。更加证实了祝明义私自扣压控告材料的行为不仅客观存在,而且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情节严重,按《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渎职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自2013年1月9日起施行。第四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施渎职行为、放纵他人犯罪或者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构成犯罪的,依照渎职罪的规定定罪处罚。第五条国家机关负责人违法决定,或者指使、授意、强令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构成刑法分则第九章规定的渎职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以“集体研究”形式实施的渎职犯罪,应当依照刑法分则第九章规定追究国家机关负有责任的人员的刑事责任。对于具体执行人员,应当在综合认定其行为性质、是否提出反对意见、危害结果大小等情节的基础上决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和应当判处的刑罚。组长叶青纯又打开襄阳市检察院2016年6月27日的襄检刑申审通(2016)第18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第一页第三自然段第五行:“…从一九八一年七月开始…”的字样。再次说明襄阳市检察院、湖北省高院都找到了实名控告人徐建军在一九八一年七月九日的《控告书》,细看该文的副标题“0087048发票到哪里去了???4184410支票又是怎样一回事???海内外媒体记者和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副组长刘维佳、伏宁、刘长楼大胆地质问鸿忠、王晋、常本勇、李静:谁能拿人格保证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现身后经鉴定不是卖砖人所开的???陷害他人伪造字迹“手段狡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发票故意隐匿或毁灭后是冤案始作俑者杨元庆害怕罪行败露而不敢报案还是我公安机关不敢立案为何越描越黑?!想躲闪、有掩饰背后必有猫腻!可以说,没有王晋、常本勇、李静的默许甚至欺瞒组织谎报案情,冤案始作俑者杨元庆不敢如此张狂。这根子就在于王晋、常本勇、李静对于“向谁负责”的认识稀里糊涂。培根在《论司法》中写道,“一次不公的判决比多次不平的举动为祸犹烈。因为这些不平的举动不过弄脏了水流,而不公的判决则把水源败坏了”。见到过“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吗?没有见到过“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怎么敢昧着良心说“专门鉴定属实?!” 确实见到过“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为何频繁推脱、抵赖,拒绝接受《重新鉴定的申请》???特别是不敢继续编造“认真核实和专门鉴定”的法律文书的文号。怕海内外记者依“法律文书的文号”就可以查出“扬言专门鉴定属实的鉴定法律文书”以便发现究竟是谁在虚构鉴定事实、捏造鉴定结论,说谎干扰巡视“回头看”?!湖北省高级法院极个别人飞扬跋扈、为人极其嚣张故意虚构对“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进行鉴定事实,是经不起法治考量与历史检验的执政败笔。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副组长刘维佳两个都是副部级干部,政治敏感性很强!到湖北省高院追要扬言“认真核实和专门鉴定属实”的鉴定法律文书和法律文书的文号怎么办?省检察院王晋放着明显的案情漏洞不去理会,无视几乎整个社会的围观和关注,任由虚构鉴定事实、捏造鉴定结论沿着既有的轨道往前推进?!一个连事关他人政治生命的鉴定结论都敢造假甚至不追不查协助他人造假的人,能指望他对党、对人民忠诚老实吗?纵观省高院2015年7月18日作出的(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第四页倒数第5、6行显示:仅仅适用的是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的第三百七十五条和第三百七十七条就是权力任性、选择性执法,故意跳过第三百七十六条不适用。然而,我们《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三百七十六条明确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能改变原判决、裁定据以定罪量刑的事实的证据,应当认定为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 (一)原判决、裁定生效后新发现的证据;
(二)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未予收集的证据;(三)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的证据; (四)原判决、裁定所依据的鉴定意见,勘验、检查等笔录或者其他证据被改变或者否定的。
显然,被司法败类祝明义私自扣压的实名控告人徐建军在一九八一年七月九日的《控告书》中第一个副标题“0087048发票到哪里去了???”所提到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就属于《解释》第三百七十六条第二款的情形规定的“新的证据”;第二个副标题4184410支票又是怎样一回事???所提到的“4184410支票”就属于《解释》第三百七十六条第二款的情形规定的“新的证据”!省检察院王晋应“以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 制作刑事抗诉书。
三、篡改习总书记重要讲话内容的政治事件公然凸显在中共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的报眼这一显著位置。若没有点灯是人、灭灯是鬼的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事前指使、暗示下属;事后包庇、纵容?!怎能不了了之?!鸿忠书记“培植私人势力”进而“欺骗组织”已从幕后走到台前公开向党中央亮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干部就要有担当,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会有多大成就。”新华社北京2016年6月28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6月28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会议指出,权力就是责任,责任就要担当,忠诚干净担当是党对领导干部提出的政治要求。点灯是人、灭灯是鬼的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忠诚干净吗?!作为省委、省人大第一责任人,不是既要挂帅又要出征,对重要工作亲自部署,重大问题亲自过问,重要环节亲自协调,重要案件亲自督办。找准要害问题、深挖根源问题,配合政治巡视,加强对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执行情况的督促检查。对湖北司法故意装糊涂没有发现的问题“再发现”,对湖北司法尚未深入了解的问题“再了解”,确保问题清仓见底。而是公然向党中央亮剑!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故意伙同湖北省高院、省检察院极个别司法败类串通一气,彼此在玩一个湖北省老河口市法院、襄阳市中院、省高院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合伙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合伙故意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心照不宣的游戏。在李鸿忠指使、暗示、强迫、唆使下中共湖北省委机关报《湖北日报》2016年4月22日第一版报眼刊登“习近平就信访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新闻时,公然别有用心的砍去了“综合施策,下大气力”!公然故意损毁以习近平为核心领袖的党中央权威(深度剖析详见本人2016年5月23日《再次致最高法、最高检的立案查处申请书》)。恰如:明明是“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早以被“冤案始作俑者杨元庆故意隐匿或毁灭”的这样一个“鹿”非要被指为“马”,鸿忠、王晋、常本勇、李静便自觉选边站队,“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一样。鸿忠书记从敢不敢揭露这一政治事件为重要抓手,“培植私人势力”进而“欺骗组织”!据新华每日电讯(2016.3.9):《法制日报》记者今天就法官职责“归位”问题采访了湖北省高院院长李静。在李静看来,解决了“法官干法官的活”,随之而来要解决的是“法官承担法官的责任”。相应的,王晋必须要干检察官应该干的工作!侦查祝明义私自扣压控告材料的行为并作组织处理和法律处理!以确立“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作为“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新证据”的法律地位!湖北省检察院检察长王晋必须打开老河口市法院(84) 法刑二字第5号卷宗,侦查祝明义这个集侦查、收审、逮捕、审查起诉于一体的司法败类在1984年6月6日为故意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徐建军而选择性执法、选择性办案所填写的《立案登记表》上有没有报案人?报案人究竟是谁???根据国家法律相关规定:所谓的“侮辱、诽谤案”假如没有报案人或者报案人撤回起诉,就应当依法宣告实名控告人徐建军无罪!这一重要情节王晋作为湖北省检察院检察长必须书面报告最高法、最高检,同时必须书面报告叶青纯为组长的十八届中央第十轮巡视中央第三巡视组!履职尽责尽快向最高法制作刑事抗诉书!王晋已经拖延六个多月了!李静应向叶青纯书面说明省高院虚构对“据以定罪量刑的涉案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进行“认真核实和专门鉴定属实”的谎言究竟对省高院公信力损伤有多大?由于青纯组长巡视“回头看”是政治巡视,不是业务巡视、不办案。李静还应提供“专门鉴定属实法律文书及文书文号”等真实材料。 此致
全国人大、中共中央、国务院、最高法、最高检、中纪委、公安部、国家安全部、海内外媒体记者和世界各地华人留学生
控告人:徐建军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 联系手机:+86 15571057985 身份证号: 420620195608010530
详细通讯地址:中国(P?R?C)湖北省襄阳市老河口市酂阳办亊处李河村一组22号 邮编:441800
附件:1、1981年7月9日《控告书》——0087048发票到哪里去了???4184410支票又是怎样一回事???2、 一九八四年八月十四日法庭《检举》;3、一九八四年八月二十七日二审上诉状《检举》; 4、1984年8月20日老河口市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 ; 5. 1984年12月23日襄阳市中院(84)樊法刑二字第146号裁定书;6、 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院(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7、2016年3月30日《立案查处申请书》;8、2016年5月23日《再次致最高法、最高检的立案查处申请书》;9、2016年6月27日襄阳市检察院襄检刑申审通【2016】18号刑事申诉审查结果通知书;10、身份证复印件。
  留言时间: 2016/7/24 16:01:51

管理

留言

  留言时间: 2016/4/19 17:03:07

管理

留言

  留言时间: 2016/4/19 17:02:46

管理

留言

  留言时间: 2016/4/19 17:02:42

管理

留言

  留言时间: 2016/4/19 17:02:39

管理

留言

xheader:xheader
  留言时间: 2016/4/19 17:02:37

管理

留言

  留言时间: 2016/4/19 17:02:35

管理主页 

留言

  留言时间: 2016/4/19 17:02:27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