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与北约斗而不破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2日        点击数量:190

 

201762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529日,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中)在采访中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全球安全的威胁比伊斯兰国还要大。资料图片)

 

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俄罗斯现役唯一一艘台风级核潜艇——“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号将前往波罗的海,参加6月在圣彼得堡附近海域举行的海军阅兵。俄罗斯此举无疑等于将最有威慑力的战略核武器直接开进了北约的后院,引发了人们对俄北冲突升级的担忧。

 

冷战之后 最大危机

 

俄罗斯为何要在波罗的海秀肌肉?俄罗斯《独立报》网站日前发表题为《斯堪的纳维亚向莫斯科发出北极挑战》的报道称,西北欧、波罗的海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已成为北约国家和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参与国积极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的区域。在这种情况下,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号的现身并不让人意外。

外交学院教授高飞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俄罗斯核潜艇开往波罗的海更多的是为了显示俄罗斯的强硬态度,象征意义大于军事意义。同时北约峰会刚刚召开,俄罗斯此举也是在向北约施加压力,暗示其与俄罗斯对抗的高昂代价。

冷战已结束多年,美欧尊重俄方利益的承诺言犹在耳,持续东扩的北约对俄战略空间的挤压却一直未停。据英国《独立报》网站报道,65日,黑山共和国即将成为北约的第29个正式成员国,这标志着北约实现了第四次扩张。

除此之外,北约还筹划在东欧地区轮驻多国部队,不断推进欧洲反导系统部署和军事部署。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义桅指出,冷战后北约准备从军事集团转型成政治安全组织,应对非传统安全的威胁。然而乌克兰危机以后,波罗的海国家不安全感的增加使其回归到传统的防务职责,引发了俄罗斯的强硬回击。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外交部在日前公布的消息中称,俄罗斯与北约的关系遭遇冷战后最大危机。西方国家选择以北约为中心的封闭式安全架构,目前已经发展成在军事政治层面遏制俄罗斯的长期方针,这直接导致欧洲大西洋地区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增加。

 

渲染威胁 症结难解

 

北约与俄罗斯是多年的夙敌。长期以来,双方一直缺乏军事互信。在美国国际关系委员会公布的《2017年需要关注的主要威胁》报告中,俄北冲突被视为高等级威胁,在全球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图表上排名第一。

王义桅指出,俄北关系恶化的症结主要在于三个方面。第一是地缘政治上天然的冲突。冷战时期根植的不信任感,使美国及西方国家将寻求新的欧洲地缘政治平衡摆在首位,而俄罗斯也希望将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第二是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分歧。北约将自己看作西方自由世界,不认可俄罗斯的政治体制、东正教和斯拉夫文化,是历史上延续下来的文明间的冲突。第三是对国际影响力的争夺。俄罗斯在中东和欧洲的很多地区都有雄心抱负,北约的主要职能便是保障西方在防务上的影响力,和俄罗斯在全球层面展开竞争。

在双方战略利益存在较大分歧的背景下,俄罗斯与北约的合作一直在怪圈中打转。从科索沃危机到叙利亚、乌克兰问题,俄北数次开展双边及多边对话,但效果有限。在彼此没有真正身份认同的前提下,俄罗斯和西方的利益是不可能重合的。其次,双方都受到盟友的牵制和国内政治因素的影响,想要真正地改善关系非常困难。高飞说。

基于美国对北约的主导性,俄北关系很大程度上受俄美关系影响。尽管从竞选到就职,特朗普多次对俄罗斯隔空示好,并因军费问题对北约提出要求。但是在对俄关系上,美国至今并没有做出实质性的策略转变。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特朗普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发言时不忘提醒北约注意来自俄罗斯方面的威胁

在王义桅看来,美国也需要俄罗斯作为威胁吓唬欧洲各国,制造维持北约、增加军费的理由。现在欧洲的很多安全问题是无法靠北约解决的,所以美国需要这种外在威胁增强自己在欧洲安全防卫上的领导地位。

 

斗而不破 尝试合作

 

随着俄罗斯与北约对峙的加剧,新冷战真的会卷土重来吗?

高飞认为,今天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关系绝不可能和过去的冷战画等号。当年是全球争夺,现在是局部争夺。俄罗斯虽然强势,但其经济实力可能不到美国的1/9,实际上构不成对西方的挑战。随着欧洲政坛的更迭和恐怖主义的加剧,有些北约成员国已经走出制裁俄罗斯的死胡同,开始尝试与俄罗斯恢复对话。

据路透社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529日在巴黎近郊的凡尔赛宫会见来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双方就叙利亚局势、乌克兰问题等国际事务议题交换意见,并同意依照旨在解决乌克兰问题的诺曼底模式,尽快举行新一轮四国峰会。曾任法国国内反间谍局主管的伊夫·博内在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官员们所谓莫斯科具有进攻性行为的宣称夸大其词,幸运的是,法国人民不再相信这一点了。

对于乌克兰危机,北约各国的感受是不一样的。王义桅指出,西欧、南欧等成员国并不认为俄罗斯构成紧迫的威胁。欧洲在打击伊斯兰国等问题上有求于俄罗斯,各国内部不乏改善与俄关系的呼声。俄罗斯也在通过支持欧洲右翼势力影响欧洲政局,利用美欧之间的矛盾推动俄北关系的改善。

面对美国舆论对俄罗斯威胁的一再渲染,部分北约成员国开始拒绝充当美国建立霸权的工具。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刚结束七国集团峰会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回国后表示,欧洲人必须掌握自身命运,欧盟应在美国出现新的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团结起来。

囿于在经贸、反恐等方面的密切联系,俄罗斯与北约斗而不破,双方仍将在对抗与合作中前行。(杨 宁 鹿 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