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摩苏尔不等于IS将彻底覆灭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1日        点击数量:134

解放摩苏尔不等于IS将彻底覆灭

 

2017711  来源:新华网

 

 

摩苏尔,这座被“伊斯兰国”(IS)霸占3年多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终于迎来“光复”。伊拉克总理阿巴迪10日正式宣布摩苏尔全面解放。作为IS在伊拉克的大本营,也是IS最高头目巴格达迪自封“哈里发”之地,收复摩苏尔无疑标志着盘踞在伊拉克的IS已经穷途末路,反恐战争又迎来一个重大转折。从阿勒颇到摩苏尔的解放,直至最终攻占IS“老巢”拉卡,大势已难逆转,一切只是时间问题。不过,这是否意味着IS将彻底覆灭,中东从此太平?

 

或演变为跨国恐怖集团

 

“虽然失去立足之地,但是IS并未丧失恐怖能力。”《纽约时报》评论称,即便丢失了摩苏尔和拉卡,也并不意味着IS的败亡,它会“叶落归根”,干它的“老本行”——作为一支反叛武装而存在。IS的触角会伸向全球,其意识形态也将继续鼓舞全世界的激进分子,因为IS已经是一个全球组织,其领导力和再生力已然成熟。

IS武装虽然被打散,但它绝非“无家可归”。在伊拉克,IS仍控制着塔尔阿法、哈维贾等北部城镇及安巴尔省大片地区。在叙利亚,虽然IS的最高指挥人员已逃离“首都”拉卡,但是幼发拉底河谷目前仍掌控在IS手中。不少头目还转移到迈亚丁,一个位于拉卡西南110英里(约合177公里)处的小镇,此处附近有石油设施以及穿越周围沙漠的石油管线。

更重要的是,IS具备在全球范围进行煽动、招募、指挥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能力。

IS的海外分支正在发展壮大,它们在利比亚、埃及、也门、阿富汗、尼日利亚和菲律宾肆虐,这多少也弥补了IS在伊叙的损失。

此外,欧洲情报官员称,从2014年末到2016年中期,大约有100250名海外激进分子通过土耳其边境回流欧洲。不过,IS对西方国家本土公民的强大“诱惑力”更值得警惕。乔治·华盛顿大学与国际反恐中心的联合研究发现,在20146月到20176月发生在欧洲和北美的51起被IS认领的袭击中,65名袭击者里面仅18%曾在伊拉克或叙利亚战斗过,大多数都是本国公民。

在网络世界,IS也独霸一方。其成员和支持者炮制出各种宣传资料、制作炸弹手册、加密指南,以及“传授”如何用卡车撞死更多人的技巧,在网络上散布,蛊惑人心。而且,IS擅长运用“精神胜利法”提振追随者的士气。他们竭力淡化当前的失利,只是将其描述成持久战中的挫折而已。美国官员也承认与IS打“网络战”并非易事。

 

“治理真空”孕育新冲突

 

若进入“后IS时代”,IS离去后留下的“治理真空”也将孕育新的冲突。

IS崛起之后,美国及其盟友的战略重点是在军事上打垮该组织,但是在政治、经济和安全上如何重建、治理遭IS破坏的城市和社区却付之阙如。“在经受暴力和创伤的背景下,确保和平比赢得战争要难得多。”《华盛顿邮报》说。

治理真空将导致地区乱局的出现。来自“国际危机组织”的约斯特·海特勒曼指出,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什叶派和逊尼派都将展开一场围绕战利品的争夺战。

以伊拉克为例,一个没有IS的摩苏尔将成为伊拉克政府和库尔德人上演权力斗争的舞台。借与IS作战之机,库尔德人已占领伊拉克北部70%的领土,控制了石油储量丰富的基尔库克,这些领土在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之间存在争议。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主席巴尔扎尼还计划在今年9月举行独立公投。库尔德人的独立“抱负”将对伊拉克的稳定构成挑战,而巴格达的什叶派政府恐怕很难夺回该地区的控制权。这些都将使伊拉克北部局势变得复杂。

教派矛盾可能重新被激化。打击IS的同时也使什叶派民兵实力大增,其中不少民兵组织得到伊朗资助,这使逊尼派担心不已。如今有2500万逊尼派穆斯林生活在巴格达和大马士革之间,如果什叶派政府治理不善,加上该地区原本就盛行教派主义,教派冲突可能会被再次挑起。而这些逊尼派穆斯林很可能成为“伊斯兰国2.0”的“后备军”和支持者。

恐怖势力也很难最终根除。苏凡认为,最初催生激进圣战主义的条件,诸如政治动荡、教派冲突以及治理落后,至今仍困扰着伊拉克、叙利亚和世界上许多动荡地区。IS的没落或许将为“基地”的东山再起或者两大恐怖组织的“联盟”提供契机,将给地区和全球安全形势带来长久威胁。(记者 廖勤)